對楊柏林而言,創作便是一種希望與愛,帶領他懂得感恩童年、從童年汲取靈感,成為慈悲而有創造力的人,而非被窮苦殘酷的過去吞噬。他的故事證明了,希望並非遙若星辰,而存在於我們自身。 是詩人,亦是雕塑家 童年帶給他豐沛的創造力,也成為他極力尋求自我定位的驅力,「2010 年楊柏林在台北當代館的個展『Here I Am 我在這裡』極有代表性,三件作品《你是誰》、《我在這裡》、《東經121北緯25國際能見度》,讓我感覺那真的是他,他的作品一直在陳述自己是誰、可以成為誰?」李玉玲的觀察極為細膩,「楊柏林的東西永遠都是『Beyond』,童年的記憶充滿方位感,作品也是,在山背後,或在天空,甚至是『國際』等等,我想他要的就是被定位、被看見,那是一種鍥而不捨、英雄不怕出身低的追尋,一再陳述原點,永遠都回到本心,這是很『楊柏林式』的印記。 ( -節錄自東西名人誌101期之李玉玲撰 ) 我相信我有一個分身,他一直在看反方向,真實的我是影子的救贖 而影子另一面是我更遼闊的世界。